•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黨的女兒》傳承信念擁抱時代
    發表時間:2021-07-20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高 倩

     

      “杜鵑花呀,杜鵑花呀,花開滿坡,滿山洼呀……”一曲婉轉的“杜鵑花”,一個共產黨員堅守信念的感人故事。穿越30年的時光,于1991年首演的經典民族歌劇《黨的女兒》經過國家大劇院的復排新制作,在建黨百年之際再回舞臺。7月13日至18日,本版《黨的女兒》迎來首輪演出,反響熱烈。

     

      歌劇《黨的女兒》演出劇照(國家大劇院供圖)

      “此次國家大劇院復排新制作《黨的女兒》,不僅是向紅色經典致敬,更要讓英雄形象在舞臺上延續強大生命力,鑄就信仰之魂,挺立信念脊梁。”國家大劇院院長王寧表示,“希望這部作品能成為賡續精神血脈、傳承紅色基因的經典劇目,成為不負人民無愧時代、兼具民族之根與藝術之美的精品佳作。”

      一部民族歌劇如何歷經時間淘洗成為公認的經典?在當下,經典作品又該如何傳承,如何擁抱時代?從本版《黨的女兒》中,人們或許可以尋找到答案。

     

      30年演出超600場

      經典民族歌劇依然啟迪良多

      最近,導演汪俊總會想起那段“充滿了激情的日子”。30年前,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70周年,經典民族歌劇《黨的女兒》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歌劇團(現中國人民解放軍文工團)創排演出。歌劇《黨的女兒》劇本根據1958年同名電影文學劇本改編,由閻肅(執筆)、王儉、賀東久、王受遠擔任編劇,王祖皆、張卓婭、印青、王錫仁、季承、方天行擔任作曲,彭麗媛、楊洪基等著名歌劇表演藝術家擔任主演。

      “這部作品集結了當時最強大的陣容。”汪俊說。盡管近幾年,汪俊更多是因為《小別離》《小歡喜》等熱播電視劇被觀眾熟知,但《黨的女兒》在他心中有著特殊的地位。當年,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不久,他就參與執導了《黨的女兒》。排練時,大家以“一天三班”的高強度迅速推進,前輩們忘我投入的敬業精神,讓汪俊深受觸動。

      《黨的女兒》的藝術水準更是經得起考驗。王祖皆回憶,主創團隊僅用18天就完成了6場戲的突擊創作。音樂方面,《黨的女兒》吸收了山西蒲劇、江西采茶戲等多種元素,形成了“坐北朝南、南北融合、剛柔相濟”的獨特風格;劇本方面,《黨的女兒》環環相扣,節奏緊張。汪俊舉例,作品開篇就把觀眾帶入了陰沉壓抑的刑場,田玉梅痛別女兒,與黨員同志們英勇就義,又在老支書的掩護下死里逃生,戲劇沖突非常強烈。

      在團隊的共同努力下,1991年,《黨的女兒》首演便大獲成功,至今已演出600余場。在汪俊看來,《黨的女兒》之所以是一部“好的作品”,在于它“把藝術呈現和思想立意相結合”。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國際風云突變,而《黨的女兒》講述的正是共產黨員在逆境中堅守鋼鐵信仰的故事。30年后,建黨百年之際,《黨的女兒》再回舞臺,依然能為當下的時代帶來諸多啟迪。

     

      神韻“守正”

      把經典“穩穩地傳承下去”

      “《黨的女兒》是一部經過時間檢驗的作品。”汪俊記得,本輪復排新制作《黨的女兒》最初,“守正創新”就是國家大劇院和創演團隊共識的準則,其中,“守正”是根本。“京胡一拉,板鼓一響,就特別提氣,民族音樂和西洋交響樂配合得非常和諧;原創的劇本同樣非常優秀,每一個人物都有血有肉,也正是因此,他們的犧牲才真正打動了觀眾。這些內容,我們必須保留下來。”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雷佳此次飾演田玉梅。“我們希望能穩穩地從前輩手中接過經典,再穩穩地傳承下去。”雷佳坦言,在前輩們締造的藝術高峰前,她“壓力很大”。“田玉梅是一個非常豐滿的角色,她既是偉大的戰士,又是基層最平凡的共產黨員。”演繹時,雷佳仔細揣摩了田玉梅的內心世界:她是嚴厲又愛女心切的母親,是直爽又貼心的好姐妹;是深愛并堅信丈夫的妻子,更滿懷對革命的堅定信仰。雷佳不僅在自己的排練中投入了全部精力,另一組演員上場時,她同樣留下來默戲、看戲。《黨的女兒》至今有過多種形式的藝術呈現,雷佳都曾翻閱并參考。

      作為本版《黨的女兒》指揮,李心草也從很早就開始反復研究各種音視頻資料,校對總譜。民族音樂與西洋交響樂怎樣達到更完美的平衡,是大家格外關心的問題。而對廖昌永、薛皓垠等習慣了西洋美聲唱法的主演歌唱家來說,挑戰顯然更為艱巨。

      一直以來,歌劇舞臺上的廖昌永幾乎都以《塞維利亞理發師》中的費加羅、《茶花女》中的阿芒等西洋經典角色示人,《黨的女兒》是他出演的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板腔體民族歌劇。廖昌永表示,唱腔上,“我們不能把它唱成戲曲,但又要保留很多戲曲的風格特點。”在戲曲與歌劇之間,廖昌永必須找到平衡點。中國式“道白”取代了西洋式“宣敘調”,演員在舞臺上連唱帶說,“語言的邏輯重音、演員的心理節奏要符合音樂的行進,卡得死死的,還要做到不脫節、不突兀。”

     

      舞臺“創新”

      當代技術讓經典更具震撼力

      距首演已過去30年,《黨的女兒》應該如何貼近當下觀眾的審美習慣?“守正”的基礎上,“創新”的問題迎面而來。汪俊跟過《黨的女兒》90多場演出,熟悉每一個唱段和調度,要找到新的突破點,起初著實有些無從下手。

      舞美設計劉科棟同樣壓力倍增。要讓30年后的《黨的女兒》再添亮色,視覺效果是最具發揮潛力的部分。“在再現環境的同時,要增強美術上的表現力。”這是汪俊提出的要求。如今,觀眾早已見多識廣,勢必需要更多的新鮮刺激。

      當代舞臺技術為主創團隊的設想賦予了更多可能。“從1991年到現在的30年里,國家大劇院是國內劇場發展情況的一張名片。立足于這里的舞臺,我們覺得必須要把先進的技術調動起來。”劉科棟介紹,《黨的女兒》啟用了歌劇院的升降臺,流暢無縫地銜接起杜鵑坡、馬家輝家、七叔公的草屋、竹林等景別的變換,青石板、馬頭墻等贛南建筑風貌的“實景”,更能帶來沉浸式的觀演體驗。

      影像的靈活運用,是《黨的女兒》又一大亮點。比如,升降臺的頂層是用金屬網“織”成的、貫穿全劇的山坡,隨著周遭影像和燈光的變換,它可以是鮮花盛開的杜鵑坡,也可以是風雨如晦的刑場。影像和冰屏的組合則構筑起了虛實相生的想象空間:當田玉梅思念遠方的丈夫羅明哥時,冰屏上適時出現紅軍長征的畫面;當田玉梅和桂英追憶出嫁前的舊日時光時,冰屏上兩個梳著長辮子的少女正嬉笑打鬧……而在多重冰屏效果的疊加下,劇中下雨等場景甚至可以達到擬3D的效果。

      “如果沒有創新的內容,觀眾是不會同意的。”在接過經典劇目精華部分的同時,劉科棟和主創團隊希望能“交上一份屬于當代審美、富有當代意識的答卷”。相較于曾經的版本,汪俊能感受到,在舞臺呈現上,本版《黨的女兒》更具視覺沖擊力。“科技為藝術賦能”的話題,在這里得到了又一次詮釋。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嫩草影院-嫩草研究院官网-嫩草视频免费视频大全
    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 野花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桃红世界网站进入 汤姆高清影院直接进入 私人影视官网 青苹果乐园影院免费观看 影视大全免费追剧 好大哥dgdg 汤姆猫网站 最新TOM影院入口在线观看 性爱片福利 韩国午夜片线观看 嘟嘟影音免费看 tom影院永久访问入口 午夜剧场 骚虎官网 汤姆高清影院直接进入 骚虎官网 影视大全 汤姆叔淑 影院在线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视频 汤姆叔淑在线网址入口 无限资源好看片' 汤姆影院免费直接进入观看 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 骚虎 tom影院永久访问入口 两个人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汤姆视频 无敌影院视频在线观看高清版 汤姆官方 汤姆叔淑在线网址入口 bt天堂网.www在线 在线免费观看污污的禁网站 汤姆叔叔影视